城口美食网 >> 凉菜

我有一棵世界树第十二章天人之姿工业

2020-06-06

我有一棵世界树 第十二章 天人之姿

噗!噗!噗!噗!……

利箭射入马车,转瞬之间整个马车就变成了一只刺猬。

前头的几匹马也没有幸免,倒在深坑之中,血液流淌四溢。

大功告成!

黑衣人首领心跳加速,惊喜欲狂,但他依旧谨慎,挥手让持着长戈的手下将陷阱中的马车团团围主,若有异变,数十支长戈瞬间就能将人刺穿。

不过,不等他们检查,一个人影就跳上了车顶,平静的看着他们小孩健脾胃的药

“杀!”

什么都没说,数十支长戈一往无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刺在那小小的身体上。

如此场景,黑衣人瞬间就安下心来,他相信没有人能活在这一击之下活下来。

他心中大笑,那自大的蠢货,以为自己身手厉害,竟然直接就出来了因此实际当中不太可能出现基金收益持续一年不变的情况。因此,真以为上次打退了自己十几人就天下无敌了?

哈哈哈哈,善泳者溺,说的就是这种人吧!要成功还是要向他一样谨慎才对。

只要除掉了庄夏这个诡异的小孩儿,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太子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还不是随手即杀。

不过,他的喜悦还没有持续多久,他就看见了庄夏转动了脑袋,嘲笑的目光让他的笑脸嘎然而止,转瞬变为惊恐,差点灵魂出窍。

“这到底是人是鬼?这怎么可能?”

硬扛数十只长戈从四面八方重刺的那人竟然没有死,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颠覆了他几十年的世界观,让久经杀戮的他也惊骇异常。

“重弩!射!”

毫不犹豫,他的一声命下,不远处几人操控的比普通弓箭大几倍的弩箭射出数寸粗的大箭。

“嘣!”

弓弦震颤,利箭离弦,如同不畏生死的勇士就冲向庄夏,每秒上百米,短短的距离就在转瞬之间。

这一幕,庄夏自然也是看见了,但他却毫不在意。

似乎,这样的攻击在他眼里只是玩闹而已。

这对他而言确实没什么威胁,庄夏看着重弩射出的利箭慢悠悠的过来了,就和小时候玩游戏时丢出的小沙包一样。

他伸出了手,缓缓伸出,却准确的抓住了箭头。

这一幕,定格在庄夏手抓大箭,离胸一尺的模样,如天人俯视着凡人的可笑举动。

“玩够了吧?玩够了就该我玩儿了。”

说完,在众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他看也不看的就将手中的利箭投出,随即手臂绕着腰间横扫,数十支长戈应声即断。

数十勇士如同见到了怪物,手中木然的紧握着仅剩的木棍,赶忙后退。

他们不怕厉害的敌人,不怕死亡与鲜血,但这之中不包括杀不死的怪物。

显然,庄夏就被他们归为诡异。

远古的崇拜中,世人将一切无法解释的东西都归结于神灵。

而今,庄夏的恐怖与神秘,在他们眼中和天神下凡没有任何区别。

“首,首领,我们该,该怎么办?”

一个士兵迈着发软的双腿,一步一步后退,颤抖的声音询问黑衣人首领。

但是,他的问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转头一看,一根大箭如同长枪一般,将他们的首领刺穿,死死的钉在地上。

黑衣人首领瞪大了双眼,却目光暗淡,头部无力的侧在一旁,看来早已断气。

残忍,血腥,更是震撼异常。

“首领死了!首领死了!”

“跑啊!他根本不是人。”

他的声音仿佛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一群人毫不犹豫的丢下木棍,如同鸟兽般离去。

庄夏依旧没有去追,这些人只是被指挥者,所谓的喽喽而已,虽然他完全可以轻易的将他们屠戮,却没有必要。

无谓的争斗,牺牲者永远是下层人。

他还没有达到所谓的杀人如麻的境界,不会因为平息自身怒火而去随意杀戮,正如玄武部落中的人一样,珍惜生命,维护同族,除非这人想杀你。

至于那个已经死了的黑衣人首领,上一次饶过他,让他跑了,结果这一次他又上赶着来杀太子,甚至袭杀中以自己为目标,这样想要他死的人,庄夏自然不能放过。

他也没有留下活口进行询问,从一路上冶明公子对待袭杀态度的言行对此中,他看到的是愤怒、仇恨,而没有迷茫和未知。

该知道的他们已经知道了,更想知道的这些人也不会知晓,等级太低,这只是刺杀的执行者而已。

摔的晕晕乎乎的冶明太子摸着脑袋爬了出来,他听到了车外的争斗,不过令他极为震撼的是,那些人竟然视庄夏为鬼神,惊恐逃离。

“再次感谢小先生的救命之恩。”

冶明知道,他又欠了庄夏一个大人情,两次的救命之恩,如同再生父母也不为过,尤其是庄夏与他毫无关系。

“没什么,只是有点麻烦而已。可惜弄脏了红桂阿姨给我做的衣服。”

庄夏看着有些凌乱而带着灰尘的兽皮衣服,很是心疼。

这还是红桂阿姨给他做的新衣,是几尺厚的兽皮压缩凝炼而成,贴身而舒适,外形更是在红桂阿姨的手下做的很精美,表面光滑而有许多并不明显的云纹做点缀。

冶明一噎,不想再说什么,似乎他的性命还比不上他的心爱衣服,这真是让人尴尬而无奈。

“我还是抓紧时间赶路吧,争取今天到都城,要不然鬼知道还有多少人凑上来找死,他们不珍惜生命我还嫌弃手脏,恶心而又麻烦。”

庄夏对着冶明说道,随即,他拾起一柄落在地上的长刀,便找了棵细长的树砍了起来。

冶明公子不知道庄夏如何让两人一天赶到都城,这样的路程就是骑马都需要四五天才能到的,现在连马匹都死了,用腿走哪能有那个速度呢?

站在一旁,他还是不知道庄夏在干什么。只能看看地上散落的断戈,和那死去的黑衣人首领。仔细检查,想象一番都无比震撼。

“先生正乃天人也!”

不多时,庄夏已经将一根小腿粗的树砍倒,三下两除二就去了枝叶,剥去了外衣,光溜溜,干净的很。

完工之后,这根丫字形的大棍就被庄夏用力一插,稳稳地斜钉在地上。

收拾了点珍贵物品,不多,就一个小包。又剁了一条五六十斤的马腿作为粮食,算是这匹马为人类做出的最后贡献了。

“小先生,我们是要走去都城吗?”

冶明公子皱了皱眉头问道,这对从小富贵的他来说是从未做过的,更是难以想象的。

“怕累?”

庄夏反问。

“不会不会,只是觉得脚程太慢。”

他连忙摇头,可不能被一个小孩子鄙视了。

“那就好,坐上去吧。”

指了指那个岔开三四十度的枝丫,对着这位困难太子说道。

“这,这如何坐?为何要坐上去?”

冶明疑惑不解。

“叫你坐你就坐,说了你也不明白。”

听到这话,冶明感受到了深深的鄙视。

庄夏也懒得解释,嫌麻烦,干脆提着冶明,用手一扔,对方便飞身而起,侧身坐落在一根枝丫上。

被吓了一跳的冶明赶紧抱着另外一根枝丫,生怕落下去。

“小先生,这有些高啊急性脑梗死的危害

冶明太子声音有点大。

“用绳子把自己绑着,别掉下来。”

庄夏说着扔了很布条上去。

这一系列举动,要不是冶明公子知道庄夏的恐怖武力,他都会认为对方图谋不轨了。

绑好了自己,冶明太子稳稳当当的坐在枝头,要是放在火上烤,妥妥的一只大烧鸡,形象很是不雅。

可庄夏不管这些,将包袱丢给冶明,他当即拔起黄色木棍,扛起来就走,右手还提着一只大肉腿。

庄夏的形象,如同孙悟空扛着金箍棒,而冶明公子,则就是他打的猎物了。

庄夏信步而走,走的很稳,却比这个世界最快的交通工具还快。

但再怎么稳,以这样的速度,冶明公子还是感觉到一上一下的晃悠,吓的他哇哇直叫。

“先生慢点,我晃的难受。”

“忍着。”

有些习惯的冶明,不再一惊一乍,看着飞速后退的风景,他感叹不已。

“这恐怕是我这辈子赶路最快的一次了,先生真迈千里马也。”

“千你妹,你是不是坐的太闲了,要下来走走?”

庄夏瞥了他一眼,看的太子是心惊胆战。

“我是称赞先生有世人所未有之才,并未有其他意思。”

“量你也不敢。”

庄夏傲娇了。

一路上,庄夏都没有沿着大道,而是小道,直接避过了城池,免得被人盯视下手。

中午,有点饿了的庄夏沿着小道,看见了一个村庄,扛着冶明太子就进去了。

以冶明公子的姿态,估计他是最狼狈的太子了。

“能,能不能放我下来?”

冶明公子尴尬了,一入村落,被人瞧见他的狼狈,就是他在他过做了三年质子练的脸皮颇厚遂宁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庄夏给他这个面子,木棍斜着一插,就等他自己下来。

然后,太子殿下就和一只不怎么会爬树的猴一样,磨磨蹭蹭的下来了。

一路走着,庄夏想要寻一人家吃午饭,到他扛着大木棍,木棍上有人的诡异模样早就在村子里流传开来,众人谨慎,不敢接受。

“小明啊,肯定是你长的太丑,吓到人家了,要不然我这么萌,他们怎么可能不叫我进去,好好请我吃饭?”

庄夏恬不知耻,顺手调笑了一番这位太子。

太子殿下也被他的无耻和大胆气的嘴角抽抽,没想到一熟起来,这位先生这么随性,简直是放荡不羁。

“本公子大度,就不和你计较了。”

冶明抬着头,似乎在眺望风景,实则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认识他,太丢人。

“咦,哪里有户人家,好像有个小孩子。小女孩儿,快出来,有大人物来你家吃饭了。你看看,这就是你们陈国的太子殿下,他在这里,还不赶紧备上酒菜准备。”

庄夏开口,又调戏起了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本来不想开门也不想说话的,但听到他的话,脑袋探出门,脆生生的的话语一脸不信:“你骗人,太子殿下怎么可能会来我家,还有,你们身上脏兮兮的,一点排场都没有,根本不像一个贵族,更别说是太子殿下了。”

“哈哈哈哈!太好笑了,连小孩子都看人看皮了,相处之道的纯朴哪去了。还有,小明,你好像又被鄙视了。”

庄夏的话如同一把刀子捅进冶明公子的腹中,拔出来,又捅进去,反反复复,而小明二字更让他几欲暴跳如雷。

“你是故意的,对吧?”

冶明咬着牙,一字一顿。

“小家伙,我们有钱,只要你们家给我们中午做好饭菜,这位太子殿下,一定,一定会给你钱的。对吧?殿下。”

“对。”

肚子咕咕叫的冶明无话可说,就让这个小屁孩儿胡说八道去把,他不管了。

“你们真的会给我钱吗?”

这个九、十岁的小女孩问道。

“当然,我们不会骗小孩儿的,连小孩儿都骗,那样的坏蛋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冶明自然知道他说什么,也不反驳。

小女孩儿同意了,两人随即进入房门。

只是一瞬,他们就惊住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