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口美食网 >> 主食

异界之堂堂总统第六十章梦工业

2020-06-06

异界之堂堂总统 第六十章 梦

一个很高很高的城墙,眼前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

背影是一个少年,少年古衣长发,眼睛死死的望着城下。

叶堂堂感到无比的好奇便走过去,问少年:“请问朋友在看什么?”这一问不仅惊讶,这面容真是熟悉啊,可不就是他吗。

少年不答,眼睛死瞪瞪的看着城下。

叶堂堂纳闷心中也有些怕,只好自己看去,只见这城墙高的晃眼,城下一片黑压压的东西,仔细看去是一片怪兽。

怪兽们怒吼着向城墙前进。

“挡我者死!挡我者死!”少年看着年轻,出口的声音却带着命令和凶恶。

叶堂堂当即吓得往后退,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死不死的?

少年拔出亮剑,身手敏捷,一个跃身便跳下了城墙。

“哇!”叶堂堂惊讶之余,发现自己也正向城墙下方坠落。天哪!这又是怎么回事?

少年落在了地,叶堂堂也落在了地上,他竟然和少年一样的姿势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叶堂堂望望可以触到云层的城墙,压根不相信自己是从上面落下来的。

“喂。你是谁?”叶堂堂看着和自己只有两步之遥的少年问。

“愚蠢。连你自己都不认识了。”少年挥剑气度不凡。

“自己?”叶堂堂更加疑惑。少年的挥剑带动了怪兽们的进攻。

前方的怪兽张牙舞爪,怒吼着马上就接近他们了,“蠢货,后退!”说着少年已飞了起来,冲着带头的第一个怪兽,挥出一剑。

剑落在高大黑头犀牛怪兽的脖子上,犀牛怪兽的脖子旁马上裂开了一道口子,股股的鲜血就流了下来。怪兽依然进攻就像裂了一道小口一样,犀牛怪兽也因少年的这一剑而发怒了,站起了身,一路向少年狂踢疯狂进攻。犀牛怪兽要比少年高出几倍,少年飞了起来,又一剑飞向犀牛怪兽的头部,犀牛怪兽被劈作两半,瞬间被劈作两半的怪兽体,倒在地上,化为两片血水消失不见。

叶堂堂看的傻掉,这等血腥可怕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

从听到‘蠢货,后退’这四个字时,他叶堂堂就开始后退了,跑,他叶堂堂绝对擅长。再说,在这等比自己要高几倍的怪兽面前,跑是明智的选择。可是跑到城墙边上就没有门,也没有路了。

他叶堂堂只有瑟缩在墙角里看少年与犀牛怪兽的打斗。本来他叶堂堂就有点晕血症,这会儿,只想着能晕过去了。

带头的犀牛怪兽被劈死后,跟来的无数犀牛怪兽,开始疯狂的进攻少年。

少年挥剑,一剑杀死一个犀牛怪兽,犀牛怪兽化为血水瞬间消失。

犀牛怪兽多的上千上万,估计这少年要杀一会儿,也顾不得他叶堂堂的安危了。城墙已经被犀牛怪兽撞开了个大窟窿。

犀牛怪兽高大无比,叶堂堂瑟缩在一旁,这犀牛不知道是看不见他,还是怎么?竟没有一只犀牛怪兽来进攻他。

有很多的犀牛怪兽已从大窟窿里走进了城墙的另一面。

叶堂堂的好奇之心,杀死都改不了。

叶堂堂找了个机会,紧跟一只犀牛怪兽的尾巴,到了城墙的另一面。希望可以看到温馨的画面,也希望自己能够从犀牛怪兽的怪群中逃出来。

叶堂堂走进去才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有多么的错误。原来大犀牛怪兽们是要进攻城墙内的区域,而少年是阻止怪兽进入城墙的。

城墙内心有很多穿古衣,留长发的人。能看到一些蔬菜水果,布摊。叶堂堂看着这里像是个古市场。只是由于犀牛怪兽的到来,这里的人已吓的到处乱跑。完全乱了头绪。

叶堂堂整个脑袋也短路,跟着人群一起乱跑。

犀牛怪兽们不断的进攻,用长长的触角去攻击东西,市场上摆放的东西被进攻的乱七八糟。有的跑的慢的人被犀牛触角高高挑起,甩向无尽的天空。犀牛的脚很大,凡到之处都会留下痕迹,有的人被犀牛怪兽踩在脚下,被踩在脚下的人都会死去,有鲜血染红了犀牛怪兽的脚。

叶堂堂害怕极了,一只犀牛怪兽正向他进攻,大脚不断的踩中药调理月经量少

这时,高高的城墙塌陷了,爆裂了,无数的砖瓦从空中落下来,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控制着,统统砸向了怪兽犀牛。

受击的犀牛怪兽,愤怒的怒吼。

少年从空中降落,对着犀牛怪兽当头一剑,犀牛怪兽瞬间消失不见。

叶堂堂就那样吓昏了过去。

少年挥剑将所有的犀牛怪兽砍作两半,犀牛怪兽统统化作血水,消失不见。

一切恢复了安静,少年收剑,走去叶堂堂。

叶堂堂感觉有一双炽热的眼睛正看着他,看的他全身不自在,就是在昏迷中也醒了过来。

叶堂堂醒过来的第一反应是后退,第二反应是少年,铺上去,终于找到救星了。

少年拒绝了叶堂堂亲密的上铺姿势,“等等,我讨厌你。”

叶堂堂的动作定在那里,眨眨眼看着周围没有了犀牛怪兽,站起来说:“大侠,请你带我离开这个地方吧。”

少年显得很厌烦:“我真讨厌我身体里有你这样懦弱的一面。有时候我真想一掌杀死你。”

少年说着,挥掌,掌心中出现了一股强大的气流,掌心正对了叶堂堂的心脏。

“啊......”叶堂堂惊醒。

额头上冒出了一层汗水,辛好是梦。叶堂堂紧皱的心松了下来。梦可以清楚的想起来,这梦就像真的一样,回忆一下,那个梦中的少年有可能就是叶白后。就是所谓的魔主叶白后。

“蠢货,连你自己都不认识了。”如果自己真是少年,那怎么可以骂自己蠢货呢?还有啊,自己是被吓醒的,少年的那掌,最后是朝着自己的胸口打去的。梦中的叶堂堂看的清清楚楚。这是自残行为啊?叶堂堂怎么也想不通。

想到这里叶堂堂不禁按按自己的胸口,奇怪,真痛,随着咳了一声,一口鲜血就咳了出来。

在睡梦中的老猫感觉到了异样,它从床上跳下来,看着吐血的叶堂堂,惊恐的问:“主人,你这是怎么了?”

血......叶堂堂痛苦的按着胸部,拒绝看手上咳出的血。他可是晕血啊,这明明是做梦,怎么就咳出血来了?我怎么咳血了,我是不是快要完蛋了?叶堂堂痛苦之余,发现了房内的脸盆,里面还盛有清水。

叶堂堂洗干净了手掌。坐回到床上,老猫在地上不安的看着叶堂堂。

叶堂堂捂着发痛的胸口问地上的老猫,“老猫,你说我为什么是叶白后的灵魂寄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我们回不去了吗?”

来到这里也快半个月了,感觉真是漫长,叶堂堂开始怀念以前的生活,即使有牛叉老师,生学院没有人身自由......那时候只需要为学业烦恼,那时候宁夏白癜风治疗费用宝宝拉肚子吃什么水果

“主人,你生来就是魔主的灵魂寄体,这是不变的事实。”地上的老猫看着此时的主人也很难过,老猫抬头望着叶堂堂继续说,“主人,回不去了,即使我们回去,魔天界的魔兽君也不会放过我们。你也见过魔兽君了,他会杀了我们的。”

听到老猫这样说,叶堂堂心情烦躁,一着急,又吐出了一口血。

“主人。”老猫担心的大叫。

“老猫。我感觉我快不行了,我刚才做了个梦,我梦见……”

叶堂堂捂着发痛的胸口,快要没力气讲下去了。

黄宠推门而入。

“我才刚离开一会,这是怎么了?”

“主人吐血了。”老猫紧张的说。

“吐血了?”黄宠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脸盆里被鲜血染红的水,和嘴角挂有血迹痛苦不堪的叶堂堂。

黄宠赶忙扶住叶堂堂。

“肯定是昨天喝多了酒水,伤及了脾胃。”说着黄宠赶紧将叶堂堂扶到床上,让他盘膝而坐,黄宠正对着叶堂堂,开始给他运功疗伤。

一股温和的黄色雾气,从黄宠的掌心中发了出来,很快这黄色的雾气,随着黄宠掌心的推送,灌满了叶堂堂的胸膛,重重的落在胃部,两肩,后背。

这样来回推送了十多下,黄宠才停住了运功。

“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黄宠问依然看上去,虚弱的叶堂堂。

叶堂堂半睁着疲惫的双眼说:“好些了。谢谢你呀,宠。”

“休息,休息应该就好了。”黄宠将枕头用被子垫高,让叶堂堂半躺在上面,会舒服一些。”

“昨天我喝醉了。”叶堂堂说。

黄宠在桌子上倒来一杯水,端给叶堂堂说:“不错,你还记得。”

叶堂堂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水说:“昨天我都说过什么,说过什么不该说的26500话吗?”

黄宠哼笑一声说:“你都醉晕过去了,还能说什么?酒量不好还喝那么多。”

“以后不百度通过百度地图的大平台和3亿用户会喝那么多了。宠今天还学习去吗?”叶堂堂问。

“长老那边我替你请假,今天就休息吧。”黄宠看叶堂堂全身无力的样子说。

叶堂堂笑笑对黄宠说:“床脚下面的木盒里,放着长老们给我的宝贝。你帮我拿出简易剑谱和麒灵剑谱,我研究研究。”

黄宠笑笑:“什么时候变的那么爱学习了?”

“不能浪费掉这一天的时间呀。”叶堂堂说的认真,从今天开始他要努力学习魔界功法了。


糖尿病胃轻瘫腹胀能吃啥
舒尔佳的效果怎么样
玉林鸡骨草胶囊价格多少
友情链接